/

男子参加婚宴饮酒一两亡家属起诉办婚宴方索赔

发布时间:2019-08-03 15:10:40

【导语】:婚丧嫁娶,亲朋聚会,饮酒、劝酒在所难免,然而饮酒过度可能乐极生悲。近日,舞阳县人民法院对一起“红白纠纷”作出判决。

婚丧嫁娶,亲朋聚会,饮酒、劝酒在所难免,然而饮酒过度可能乐极生悲。近日,舞阳县人民法院对一起“红白纠纷”作出判决。

2012年11月29日,张某因女儿出嫁在家中举办宴席邀请亲朋参加,王某与其妻子按习俗主动到张某家中赴宴贺喜。宴席中王某与刘某等人同桌就餐。宴席开始前,张某交代:“王某不能饮酒,你们不要劝他饮酒了。”之后张某离开。

男子参加婚宴饮酒一两亡家属起诉办婚宴方索赔

宴席上,王某饮了白酒一两左右。15时许宴席结束,王某与妻子因家途中突然晕倒,王某之妻立即将其带回家中,并随即拨打110及120求助。120将王某接至医院,后王某经抢救无效于当日19时30分许去世。经医院诊断王某系酒精中毒,窒息猝死。

事情发生后,王某的母亲和儿子找张某、刘某协商赔偿事宜未果,起诉至法院,要求张某、刘某赔偿被抚养人生活费、死亡赔偿金等共计64528元。

张某辩称,王某参加婚宴时,其特意交代王某的同桌人不要向他劝酒,自己已尽到安全注意义务。刘某辩称,刘某虽与其同桌吃饭,但其并未劝王某饮酒,更未强行劝酒,王某死亡与其无关。

法院经审理认为,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。被告张某作为宴席组织者和承办人,对前来参加婚宴的王某和同桌人已尽到必要的善良提醒义务。王某饮酒死亡,张某不存在过错。被告刘某对劝酒一事也不予认可,且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,其要求刘某因劝酒导致王某死亡应赔偿责任的主张无事实根据,该院不予支持。但王某饮酒后死亡是客观事实,虽然其遗体已火化未作死亡原因鉴定,并不能排除与饮酒之间的因果关系。张某作为宴席组织者,刘某作为王某同席者,三者之间的利益发生了失衡。根据《民法通则》的公平原则,二被告应承担适当的道义责任,对死者王某的家属应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。根据王某已死亡的事实和原告请求赔偿数额,法院遂依法作出被告张某给付原告经济补偿1.2万元和被告刘某给付经济补偿8000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