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

贵州女子被表姐骗到河南卖为人妻遭强奸殴打

发布时间:2019-07-17 14:46:26

【导语】:美丽的山村姑娘向往着外面的世界,在表姐的怂恿下,她告别父母,来到了河南新野。被高楼大厦和穿梭的汽车迷了眼睛,她惊叹着,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。可天真的姑娘怎么也没想到,她会被她表姐给买了!从此她的噩梦也就开始了!

美丽的山村姑娘向往着外面的世界,在表姐的怂恿下,她告别父母,来到了河南新野。被高楼大厦和穿梭的汽车迷了眼睛,她惊叹着,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。可天真的姑娘怎么也没想到,从踏出小山村的那一刻,她就一脚踏进了表姐的圈套,一步步走向了命运的深渊。

表姐有约

王小燕芳龄十八,出生于贵州省六盘水市的一个小山村。南国山水将小燕养育成了一个秀丽的姑娘,特别是那一双山泉一般的眼睛,让人看了就心生怜爱。小燕很懂事,家中生活艰难,父母体弱多病,两个幼小的弟弟在上学,屋里屋外全靠她把持。有时候忙不过来,小燕的表姐会过来帮助干活。表姐大小燕几岁,干起活来干净利落。她常年在外,见多识广,能说会道,经常给小燕讲些外面精彩的世界。

一天,表姐说:“小燕,你也应该到外边闯闯见见世面,找个工作挣些钱,一来好贴补家用,二来好攒些嫁妆钱。”

小燕心动了:“我没上过学,出去能干啥子哟?”

“手艺不都是学的嘛,姐我在外面有许多朋友,找个活儿干还不是易如反掌?”表姐拍着胸脯许诺帮小燕找工作,还说动了小燕的阿爸阿妈。

渐入陷阱

2月8日,带着对未知世界的憧憬,小燕和表姐一起到了河南新野。高高的大楼,穿梭的汽车,梦中的天堂就在眼前,小燕不禁心跳加快。

表姐叫了一辆机动三轮车,两人朝着表姐口中的“熟人”家进发。半小时的颠簸后,三轮车在一户人家前停了下来,门内出来一个瘦小的妇女,岁数看上去不到四十,满脸的皱纹。

“妹子,你们来了?快,屋里坐。”没想到这个妇女一口地道的贵州话。

表姐拉着小燕的手:“快叫贺姐,她是咱老家的人,我俩在一块儿关系可好了。”

小燕怯怯地叫了一声“贺姐”。

贺姐本名贺花,也是六盘水市郊区的人,10年前被人贩子卖到这里成家落户。小燕同表姐在贺姐家一住就是六七天。

一天,贺姐家来了个40多岁的妇女,矮矮胖胖的,一进门就把小燕打量了个遍,笑眯眯地点着头:“小妹子,你多大了?”

小燕被看得浑身不舒服,本能地讨厌这个胖女人。这女人叫彭芸,老家是四川的,以前也是被人贩子卖到这里的。小燕的表姐早就同贺花相识,一来到新野她把小燕安置在旅社,跑来要求贺花给表妹找个人家。贺花一时没找到人,联系了几天后找到了彭芸。彭芸婆家有个亲戚叫何强,儿子28岁还未婚,这几年攒了钱,就等着娶媳妇呢。几个人谈好了价钱,说好到时一手交人一手交钱。

可怜的小燕此时还蒙在鼓里,等着表姐给她安排工作。

卖为人妻

2月20日这天一大早吃过饭,冒着刺骨的寒风,贺花骑车带着彭芸,表姐带着小燕,一块前往何家。

这是一座典型的农家庭院,三间看上去年代很久的青砖瓦房,坐北朝南,旁边还有一间土坯垒砌的草屋,看样子像是灶间。一见有人进来,一条大黑狗狂叫一声蹿了过来,小燕吓得躲到表姐身后。彭芸一边踢黑狗一边向里张望:“二哥、二哥,我是芸!”

应声从屋里出来两个男人,一个60多岁稍有驼背的老头和一个看起来有些病恹恹且又矮又瘦的青年。两人忙不迭地赶走大黑狗,把她们让进屋。

那个青年忙着倒水,不时拿眼瞟窥着小燕。不一会儿,表姐几人同老头出去了,只剩下小燕和那个小伙子,气氛一时有些尴尬。过了一会儿,表姐他们红光满面地进来了。表姐按按口袋,笑眯眯地对小燕说:“小燕呀,我一会儿有事要走,你就在这儿住下,事情都安排好了。”

“表姐,你去哪儿?我同你一块儿!”小燕迅速站起,紧紧拉住表姐的手。

“哎,你跟上不方便。给你找的工作过两天就有眉目了,你怎么能走呢?过几天我还会回来看你的。”表姐说完,甩掉小燕的手,风一样地出了院子。

贺花和彭芸一边一个拉着小燕把她按到椅子上。二人劝小燕:“大妹子,这有什么好怕的?我们都是过来人,从前也是同你这样过来的,慢慢都会好的。”

这时又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,个子不高但挺机灵。

天地不应

“妹子,别害怕,咱们是一家人了。俺是大勇的嫂子,叫秋娟,以后你就叫我嫂子了。”刚进来的妇女说。

虽说小燕不太能听懂她在说些什么,但此时的她已感到可怕的事情发生了:“你说什么,我跟你们哪个是一家人?”“你还不知道啊?我们给你表姐2万块钱,买下你做我小叔子的媳妇。”

小燕惊恐地瞪大了眼睛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顿觉天旋地转,晕厥过去。叫秋娟的女人吓了一跳.慌忙出去喊来邻居白晓丽,二人又是掐人中、又是捶后背,小燕醒了过来,二人喋喋不休地开导起来。

“妹子,有啥子想不开的?我们做女人的都命苦,都会有这一遭的,过些日子就想开了。”白晓丽一边说一边又趁势搂着小燕的双肩,显出关切的样子。

小燕一句也听不进去,一直哭,晚饭也没吃,早早和衣上床。她脑子里乱哄哄的,理不出个头绪来。

不知什么时候,何大勇悄无声息地站到床前,死死盯着小燕,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。他坐到床边欲脱衣服上床,小燕大叫:“你莫要上床,莫要碰我,不然我就碰死在这儿!”说着,小燕两腿乱踢。何大勇站起来离去。外面寒风怪叫,小燕蹑手蹑脚地挪到堂屋门口,摸索着开了门。随着“吱呀”一声,一股袭人的冷风迎面扑来,她刚想跨出门槛,忽地蹿过来一个大黑团。“汪汪!”是大黑狗,小燕一下坐倒在地,灯随即亮了。老汉何强手里提着木棒,呼呼喘着粗气,何大勇握着双拳,怒目相向。

何强咬着牙恶狠狠地说:“你是我们花钱买来的,进我家门就是我家人,再跑我就打断你的腿!”

何大勇上前拽起瘫倒在地的小燕,半拉半扯地拽进屋去。

小燕俯在床上痛哭不已,不知何时竟哭睡着了,又几次被噩梦惊醒。

惨遭蹂躏

第二天,小燕在惊恐中度过了一天。她开始恨表姐、更恨自己的无知,可想这些有什么用呢?

晚上何家做了一桌子菜,叫来了白晓丽作陪。何大勇独自斟了一大杯酒,时而喝上一大口,作陪的白晓丽大口大口地吃着肉块,满嘴油渍,还不时地让着小燕:

“妹子,吃。”

秋娟也不时地给小燕夹菜:“我说妹子,这饭得吃,还是身体要紧。”

小燕哪有心思吃,她起身给众人跪下:“求求你们放我回去吧,我还小,家里还有阿爸、阿妈等我伺候呢,求你们啦!”小燕磕头如捣蒜,头上磕出了包。

何强把酒杯“啪”地一放:“不行!放你回去,我们的钱就算打水漂了。你别想逃走,这地方都是我们的人,抓住没有你好果子吃。今晚上,你们就洞房!”

小燕绝望了。白晓丽在一边附和道:“生米做成熟饭,你就没想头喽!”

何大勇瞪着被酒精刺激得血红的眼睛,同嫂嫂一起从地上抓起小燕,白晓丽也忙不迭地过来帮忙。他们用力把小燕甩到床上,白晓丽朝秋娟施个眼色,二人一边一个将小燕摁住,不顾小燕的哭喊、反抗,强行扒光小燕的衣服。

小燕拼命挣扎,用力喊破了喉咙,却喊不来人救她。秋娟一边用力摁着小燕,一边回头斥责何大勇:“憨家伙,还愣哪儿干啥?”

何大勇当着嫂嫂和白晓丽的面,强奸了小燕。

小燕哭干了眼泪,脑子一片空白。

此后,她几次欲逃都被抓回来打得皮开肉绽,何家父子更是严加看管。小燕不会写信,又听不懂本地人讲话,她不知身在何方,不知命运该如何……

法网恢恢

何大勇娶了一个南方妹的消息不胫而走,同村的人有时碰到小燕便热情地同她打招呼。可小燕表情木然,目光呆滞,像傻子一样,大勇一直不离她左右。

这些不正常的状况引起了人们的觉察。2013年5月,正值政法部门掀起“一村四警”活动,包村走访的检察官从群众中获悉了这一情况,立即进行了暗中调查,掌握了确切情报后通知公安机关立案侦查。5月30日,包村检察官协同公安人员将小燕从魔窟里解救出来。

在检察机关办公室内,检察官端来了热气腾腾的红糖姜汁茶,嘘寒问暖。小燕这才慢慢相信了自己已逃出来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检察官面前,发出了憋在心里许久的血泪控诉。

检察官会同公安部门侦查人员详细取证后,给小燕拿来了干净的衣服,端来了可口的饭菜。

6月1日,犯罪嫌疑人何强、何大勇及贺花、彭芸、白晓丽被刑事拘留。恶人终于得到了报应,小燕抱着一直安慰她的检察官,再次哭得说不出话来。

贵州女子被表姐骗到河南卖为人妻遭强奸殴打

小燕要走了,检察官们自发捐了1000元钱,又将一张通往小燕家乡的火车票递到她的手中。列车启动了,小燕把在新野的噩梦与温情一同带去了遥远的远方……

7月8日,几名犯罪嫌疑人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。

9月下旬,新野县检察院对被告人何强以构成收买被拐卖妇女罪和非法拘禁罪,被告人何大勇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罪和强奸罪,被告人白晓丽以强奸罪,被告人贺花、彭芸以拐卖妇女罪依法提起公诉。小燕的表姐和秋娟闻风外逃,但她们定逃不过恢恢法网。